2019年09月02日 星期一
地质云 : |
中国矿业报订阅

择一事,终一生

——记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退休干部陈宜强

2019-8-27 9:30:4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丽华 祁星娜

他,西装革履,身姿挺拔,面容白皙,精神抖擞,一言一行都充满了活力。青藏高原半个多世纪强烈的风吹日晒在他身上似乎没有留下明显的印迹。尽管今年80岁的青海地矿人陈宜强像个老小孩儿,但是用“宝藏男孩”来形容他似乎令人不解。

不过,当你走近他,翻看他那一摞摞的荣誉证书和整柜整柜的相册,你就能感受到他对祖国母亲的那份朴实无华的赤子情怀。凭着那颗一往无前的共产党员的初心,他用60年不悔的努力和坚持,如同一只萤火虫,用力发光。无数的细节告诉我们,无论多少岁、多少年,陈宜强永远都是在祖国最需要、最艰苦的地方不断发光发热的“宝藏男孩”。

陈宜强和他的“宝贝”

初心: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择一事,终一生。从事探矿工程安全生产工作的陈宜强有一颗坚定的初心。

他1939年生,广东省梅县人,中共党员,1959年毕业于昆明地质学校探矿工程专业。因陈宜强是一个门门功课都拿到满分的优秀毕业生,当时的校长便想让他留校任教。在别人看来,这份工作既体面又安逸,再好不过。陈宜强却不这样想。他说:“探矿工程属于特殊工种,是一项光荣而又危险的事业,我只有理论,没有实践经验,误人子弟。我要去第一线!”面对学校的挽留,他甚至写下了“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的决心书。

没过多久,陈宜强到青海省地质矿产局报到。局领导翻看着他的档案,发现单位来了这样一颗好苗子,立马决定让陈宜强留在局机关工作。机关岗位,让多少人羡慕不已,而陈宜强拒绝说,“我要去一线,我要下队!”

1959年5月9日,被分到祁连山地质队的陈宜强,背着简陋的行囊,坐在大车的敞篷车厢里去往祁连县扎麻什乡报到。两天的路程,让这个地地道道的南方娃见识了青藏高原环境的凶险恶劣,山高路远、物资匮乏、五月飞雪、高原反应……他蜷缩着瘦弱的身体,忍着头晕恶心、饥寒交迫,好不容易到了祁连山地质队,命运还要继续试炼他的初心。在这里,广东老乡想让陈宜强留在队上给自己当助手。对此,陈宜强再一次拒绝道:“不行,老乡,我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我要到一线去,我要积累经验。”

就这样,陈宜强经受住了初心“试金石”的检验。如他所愿,他“一降再降”,来到了驻扎在黑河上游的祁连山地质队郭密寺分队。

扎根:把本职工作做到极致

从此,昆明地质学校优秀毕业生陈宜强怀揣着一颗赤诚的地质初心留在了祖国大西北青海,如同胡杨扎根荒漠,一干便是60年。

从1959年至1997年,陈宜强先后任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的技术员、工程师、高级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处长,主要从事井巷工程与安全工程技术管理工作。他具有较高的政治觉悟和强烈的事业心、责任感,刻苦钻研业务,精益求精,通过工作报告或论文形式阐明观点,理论联系实际,不断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具体工作中出现的新情况、新矛盾、新问题,有力地促进了全局的安全生产。

在担任青海省地矿局安全卫生处处长期间,陈宜强致力于安全工作新理论、新方法的研究,提出宏观上实行安全目标管理,微观上推行以安全系统工程为主要内容的科学管理理念,在加强传统安全管理的基础上必须逐步引入系统安全工程、人机工程等科学管理方法,如生物节律、行为科学、安全检查表等,并在其发表的诸多学术论文中做了有益的尝试和探索,其观点和理论在地勘安全生产中得到了应用、深化和发展,经实践应用,收到良好效果。

由于业绩突出,1990年,陈宜强被原地质矿产部任命为安全主任监察员;1992年、1995年被原地矿部、青海省评为安全生产先进工作者。

坚守:退休却不褪色

作为一名老党员,退休后的陈宜强并没有停止工作的脚步,而是先后担起了青海众安安全技术咨询有限公司技术负责、总工程师、技术顾问的职责,继续发挥余热。至今他仍然奋斗在金属非金属矿山安全评价和安全生产标准化评审工作的一线。

退而不休的陈宜强,参与了青海省非煤矿山安全生产科学研究、标准制定、监督检查、事故调查等工作,编制了“竖井罐笼提升事故树”等8个事故树,并将其应用在金属非金属矿山各类安全评价中。陈宜强把自己所学所知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青海的安全生产事业。2006年,陈宜强被聘为青海省金属非金属矿山安全生产技术专家;2011年,又被聘为国家安监总局非煤矿山安全生产技术顾问。

从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技术负责到青海众安安全技术咨询有限公司的总工程师,从省级安全生产专家到国家级安全生产技术顾问,陈宜强以他对安全生产的执着和扎实的理论功底、严谨的工作作风得到政府、企业的认可。

陈宜强在巴更格利山铁矿地下矿山进行安全检查

追求:光影凝聚地质情

干一行,爱一行。陈宜强热爱自己的职业,热爱青海的山水,这些是他摄影创作的沃土。

1968年开始,摄影便伴随着他走过五十多个春秋的心路历程。1976年在青海日报发表处女作《地质队员之歌》组照后,陈宜强便致力于地学摄影研究,以拍摄自然景观、地质地貌、地学风光见长。他曾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摄影作品1200余幅,并带着作品参加过青海省摄影艺术展、青海“高原风光”进京展、“大河上下”艺术展、“美哉中华,爱我中华”摄影展等大型摄影展活动。他还在西宁市举办个人“风光摄影展”和“盐湖专题展”,出版《青海地学风光》、《盐湖》个人摄影明信片2套,他的多幅作品用于制作工艺品、印刷挂历。2015年,他出版发行了《陈宜强摄影作品集》。他的作品获得了原文化部第十三届“群星奖”、青海省摄影艺术展金奖等多个奖项。

陈宜强还是青海摄影教育战线上的一名老将。退休后,他曾受聘于西宁市轻工技校摄影班,讲授摄影课程。他还多次应青海省摄影家协会、青海省新闻摄影学会、青海省老年摄影协会等社会团体邀请,为青海省摄影爰好者举办摄影讲座。2012年5月,陈宜强被中共青海省委宣传部和青海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授予“青海省有突出贡献老文艺家”荣誉称号。

陈宜强家中的柜子里满满当当的荣誉证书和相册令人瞠目,其中的内容更是精彩和丰富,让人惊呼:“陈老这里到处都是宝藏!”“需要就来找我。”陈宜强慢慢地合上这些证书和相册,“趁着身体还可以,我会继续干下去!”他话语柔和,但目光坚定。

这样一位有故事的老人,他的每项荣誉、每个证书、每张照片后面都有一段难忘的回忆和往事,而且他记得清清楚楚,说起来滔滔不绝。但当青海省自然资源厅离退休干部处处长唐俊德说“陈宜强是厅系统离退休干部的典范,退休后坚持老有所为、发挥余热,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现正在申报全省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时,陈宜强羞涩地低下头说:“我真的没做什么,我只是热爱高原、喜欢工作,是组织太关心我们了”。

他说话间手足无措的样子看起来像个孩子。□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