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02日 星期四
地质云 : |
中国矿业报订阅

怀念我的父亲

2019-4-15 9:32:4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陈猛

那个面庞依旧还是那样年轻帅气、英武逼人!那炯炯有神的双眸,镶嵌在一对浓密的卧蚕眉下,挺直的鼻梁、清瘦的脸颊,尤其是那股威武不屈、富贵不淫的清气,一直刻在了我的骨子里、渗透在我的灵魂里、存活于我的脑海中!每当看到这张照片时,我都泪浸双眼、情牵梦萦,在心底深情地呼唤一声——爸爸!

尽管我一直不愿意相信,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爸爸确实已离开这个世界四十二年了。可是爸爸离开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他一生短暂而平凡,成了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成了那个年代那些岁月的见证!

我的爸爸陈美炎1938年出生在海丰县,1958年作为屈指可数的优秀毕业生从彭湃中学被保送至北京地质学院(现中国地质大学)探矿工程系学习。1962年在校期间,爸爸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任系党支部委员,期间,作为优秀学生还获得了千里马奖章。自踏入北京地质学院校门那天起,爸爸的命运,就与中国的煤炭地质勘探事业紧密联系在一起了!他踏过的那些荒山留下他的足迹,他打过的那些钻井早已抖动过地球,他写过的那些论文见证了他的博识和敬业,他做过的那些工作笔记见证了他的严谨和求真,他的一份份工作总结和思想汇报见证了他对党的忠诚!

爸爸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为了改变我国能源发展落后局面,1963年毕业前夕,爸爸听了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作的动员广大毕业生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报告,毅然响应国家号召,主动放弃了留在北京工作的机会,积极要求到找煤第一线去,由此分配到了内蒙古煤炭工业管理局工作。

1969年,爸爸再次响应毛主席“要迅速改变北煤南运”的号召,放弃了呼和浩特舒适的工作环境,带着已经怀孕的妻子和孩子举家迁往广东,支援三线建设。在短短的7年多的时间里,他的家就搬了十几次。常常是到了一个地方,托运的行李还没有打开,就又要到另一个地方去了!哪里艰苦就到哪里去,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尽管如此奔波劳累,爸爸却丝毫没有怨言,时刻将“为祖国找煤”作为己任,在以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鼓励自己的同时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感染着家人。

爸爸是一位对工作极端负责、认真到忘我的人。长期以来,爸爸作为地质队技术负责人,始终战斗在钻探第一线。地质队的钻机一开就不能停,每天24小时开着,钻工三班倒,爸爸也经常连续跟班作业也不倒休。经常是打完一个钻孔以后,就拆钻架、机器,然后搬到新的钻点,再安装钻架、机器,然后开钻。当时一年到头都搞大会战,春节也从不放假。每当钻机打完一个孔要搬家时,队里都会开动员会,队长的口头禅是“老婆孩子一起上”。于是全体机关行政后勤人员除炊事员外一齐出动到山上去搬家,抬钻机、水泵,扛钻架、钻杆。爸爸每次都是身先士卒,他身材高瘦,算不上强壮,但一样跟大家一起抬水泵、扛钻杆、出力流汗,完全跟工人们打成一片,没有一点知识分子的架子,赢得了广大工友的敬佩和尊重。

钻机打钻难免会出事故,主要的事故是卡钻(钻头被岩石卡住了,转不动)、断钻(钻杆折断),这就要进行事故处理,想方设法将折断后留在孔里的钻具打捞上来。每逢这个时候,爸爸总是第一个赶到钻机旁,与当班工人协同处理,即使是在夜晚也不例外。记得在一个位于湖南与广东交界叫梅田的钻探点,由于地处偏僻,钻机离住地很远而且要走个把钟头的山路。当地冬天阴冷多雨,爸爸经常在寒气彻骨的雨夜,一个人穿着水鞋、雨衣,打着手电筒,拄着棍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山上赶,那是一种怎样的情形,其艰苦是不言而喻的。处理事故也非易事,有时一连好几天都处理不好,那就要天天跑钻机,甚至一呆十几个小时,弄得满身满脸泥浆也很常见。每每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爸爸曾经的同事无不竖起大拇指,对爸爸表达由衷的佩服!

在爸爸的遗物中,至今还保留着入党誓词、党章和党费证。他作为党支部委员,从未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亲人谋取过利益,也从未做过有损于共产党员形象的事情。爸爸对自己对家人严格苛刻,对别人却热情似火。当年,他被称为地质勘探队里的活雷锋。每逢大家有事相求,他都会热情相助。每逢出差回来,大包小包带回来的都是为同事们代采的物品,却很少给自己和家人带东西。家人埋怨他不近人情,他却总是说,我是党员,尽可能还是要为大家多做一些。至今提起往事,爸爸当初的同事们仍会唏嘘不已。

在那个特殊的历史年代,作为知识分子“臭老九”,尽管备受歧视与排挤,但爸爸依然没有丧失自己的政治信仰,没有放弃对远大理想的追求。在繁重而艰苦的工作之余,他仍然挤出宝贵时间,撰写了大量的专业论文和工作笔记,为我国的地质工作奉献出了毕生的汗水和力量。然而,他没有等到拨乱反正、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的那一天,不幸于1977年病逝于调转途中,年仅39岁。

爸爸自毕业至生前的短短十几年间,在煤田地质勘探工作中,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做什么工作,总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积极认真、任劳任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在中国煤炭地质工作的历史长卷上留下了平凡而又精彩的一笔。

爸爸离开我们已经42年了。爸爸用其短暂平凡但又精彩厚重的一生,诠释了老一辈知识分子、老一辈地质工作者“舍小我,成大我”的远大理想和坚定信念。□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