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01日 星期日
地质云 : |
中国矿业报订阅

石情、真情、激情、诗情的时代记述

2019-8-16 12:58:0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胡红拴

诗歌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基本的文学形式。3000多年来,作为诗歌之分支的“地学诗”,曾以丰富的内涵和意境,占据着诗歌世界的一片蓝天。地学诗歌是现代文明背景下产生的,它继承了农耕文明背景下产生的山水诗、田园诗,融入了现代文明背景下的地学科学诗及其它自然资源题材(涵盖地球科学的土地、测绘、地质、矿产、地理、水文、海洋、勘探、气候等)地学领域的诗歌元素。而赏石诗是地学诗歌的一部分。

从十余年前提出以“地学诗歌”作为当代诗歌的分支,举办地学诗歌大赛,出版诗选集,举办诗会、学术研讨会和诗歌节,出版“地学诗歌展”等文化活动,在各级领导、专家和诗人们的关心支持下,在主办、承办和协办单位的共同努力下,通过执行团队的共同努力,至今为止,先后由广东省梅州市人民政府、阳春市人民政府、重庆市铜梁区委宣传部(主)承办了三届“地学诗歌大赛”,也同时出版了《山语》《山韵》《山境》三部大部头的“地学诗歌大赛优秀作品集”。两年一届的大赛,吸引、团结了海内外众多的诗人和诗歌爱好者。2017年,我们又拓展了大赛的文学门类,联合中国徐霞客研究会等组织和单位,将地学诗歌大赛固定为一个文学奖,落户在浙江省天台山,由浙江省天台县政府承办,两年一度,即“中国徐霞客地学诗歌散文奖”。“首届中国徐霞客地学诗歌散文奖”也于去年底举办,大型诗选集也将出版发行。我们在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大中专院校和中学举办的“地学诗会”“地学诗歌节”和在《中国自然资源报》《中国矿业报》《国土资源科普与文化》《中煤地质报》等媒体发布的“地学诗歌展”影响深远,我们已出版三部的《中国地学诗歌双年选》等诗选,得到了诗坛泰斗洛夫等一批海内外诗界大家的支持,他们投稿、站台,爱护有加。这次的“‘粤地杯’中国地学诗歌大赛”,又一次证明了诗人们对地学诗歌的关心和支持,洪烛、马行等一批活跃于当今诗坛的大咖也都投稿支持。

其实,诗歌与大地,诗歌与石头的结缘由来已久。人类对赏石、藏石文化的研究和探索过程也是对人类起源、人类发展、地球能源、自然能源、自然规律的研究探索过程,无休无止,历史悠久、博大而精深。中国的地学文化和石文化历史悠久,底蕴深厚,丰富多彩。那些能给人以视觉快感、引发美的启悟和联想的、具有一定观赏价值、装饰价值和经济价值的观赏石,总是以石之大义带给我们意想不到的精神享受。无论是广场石,庭院石,还是掌中石和那些案头清供,一石一意,一石一心,一石一境,对坐,对视,对语,对心。

从先秦时期的《山海经》,到公元6世纪北魏时郦道元所著《水经注》;从历代文人墨客的“山水诗”,到明末徐弘祖经30多年旅行、以日记体为主撰写出中国地理名著的《徐霞客游记》。洋洋大观,潇潇洒洒,几千年来,地学文化、石文化,如血融水,早已根植于浑厚无比的中国传统文化之中。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就有一首写石的《莲石》诗,诗曰:

青石一两片,

白莲三四枝。

寄将东洛去,

心与物相随。

石倚风前树,

莲栽月下池。

遥知安置处,

预想发荣时。

他在另一首名为《双石》的诗中,也诗眼独到,妙语连珠。

宋代大文学家苏轼有首《次韵滕大夫·沉香石》的诗,诗中写道:

壁立孤峰倚砚长,

共疑沉水得顽苍。

欲随楚客纫兰佩,

谁信吴儿是木肠。

山下曾逢化松石,

玉中还有辟邪香。

早知百和俱灰烬,

未信人言弱胜强。

到了清代,写石之人更多,就说大文学家曹雪芹吧,他就写过一首写石的《题自画石》,曰:

爱此一拳石,

玲珑出自然。

溯源应太古,

堕世又何年?

有志归完璞,

无才去补天。

不求邀众赏,

潇洒做顽仙。

近当代的大家们,无论是文学家还是科学家,似乎都对地学、对石头情有独钟。鲁迅最早就是学地学科学的,1903年10月10日鲁迅在《浙江潮》第八期以索子笔名发表的《中国地质略论》,虽非过去所说是中国近代地质史上的第一篇论文,但仍不失为早期重要的中国地质学论文之一。而地质学家翁文灏、丁文江、章鸿钊又都是文化学者。李四光写过小说,黄汲清出过散文集,尹赞勋、杨钟建是中国地质学会会歌的词作者。袁复礼教授(1893年-1987年)既是地质学家,又是花儿研究学家,他在北京大学《歌谣周刊》82期上发表介绍花儿的文章《甘肃的歌谣——话儿》,刊登了他在甘肃收集到的30首花儿及4首小调,这是花儿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也正是这篇文章,拉开了花儿学术研究的序幕。还有朱夏、关世聪、刘光鼎等既是地质学家,也是标准的文人。□

(选自《石境——“粤地杯”中国地学诗歌大赛优秀作品选》序言)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