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04日 星期三
地质云 : |
中国矿业报订阅

石油工业演进纪略

2019-5-10 9:52:2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综合整理/曹明

1859年8月27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靠近泰特斯维尔城的石油溪旁,艾德温·德雷克(Edwin Drake)钻的一口找油井涌出了油流。世界石油工业由此发端。

早期石油利用

几千年前,人类就已经发现石油和天然气,并加以利用。从现存的史料来看,几千年前,人类就已经陆续发现了出露在地面的火苗和气苗。早在公元前5世纪之前,古波斯(今伊朗)的拜火教,已经利用石油来燃烧“神火”,到公元前5世纪时,开始用作火攻的武器。公元7世纪,希腊裔叙利亚工匠佳利尼科斯将自己发明的“希腊火”带到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这种“秘密武器”用特制管子喷射,喷射时伴有浓烟和巨大声响,更能附着在船体、船帆和人身上燃烧,对敌人船只、士兵杀伤力巨大。此外,石油还用来建造房子,印度河流域古代沥青浴室、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沥青殿堂,是最早用石油副产品建成的建筑。公元8世纪,阿拉伯帝国的新都巴格达,全部街道都由柏油铺成,这是世界上第一座“柏油马路化”的城市。

而在中国,早在公元前3世纪,四川已经钻井引天然气熬盐,这一记载表明,中国是世界上最早摆脱只是利用自然溢流出的石油、天然气,而开始自觉地钻井开发利用天然气的国家。除中国之外,俄国在18世纪初期开始在巴库附近成批凿井采油,缅甸在1735年前后也已有300来口人工凿成的采油井。到了18世纪中期,法国也开始打井开发佩谢尔布龙油田了。

但是这一时期对石油、天然气的开发利用规模较小,局限地区也较为狭窄。而且此时的钻井方式是原始的,主要靠手工挖凿而不是机器。再加上这一时期的采油方式主要是自然溢流,或者是人工提捞和撇取,这一切都和如今的工业化开采有很大的区别,因此难以形成产业。

直到19世纪50年代,石油的发展才有了一个突破。此时,欧洲、北美已经可以把原油通过蒸馏提炼成灯用煤油,这较之传统的蜡烛和海豹油,自然是一大进步,所以灯用煤油十分畅销。炼油商人开始四处收购原油。

而美国宾夕法尼亚外泰特斯维尔附近有一条小河,河边有一系列油苗,因此河面上常常漂着原油。人们将这条河流称为石油溪,在这里从水面上撇取原油,或者挖坑找油。而不远处的塔兰屯盐矿,流出了石油。首创蒸馏釜的塞缪尔·基尔,就是用塔兰屯盐井出来的原油,加工成灯用煤油出售。

石油公司成立

世界第一家石油公司——宾夕法尼亚岩石油公司,就成立于石油溪附近,后来“脱胎”为以勘探和开采石油为主要业务的塞尼卡石油公司。

1851年,一个名叫弗朗西斯·布鲁尔(Frances Brewer)的医生回到了位于泰特斯维尔的老家,当时他的父亲开了一家木材加工厂,位置正在石油溪附近。弗朗西斯仔细考察了石油溪的油苗,认为有利可图,于是他雇佣一名当地的农民在油苗附近挖了一些土坑和沟,以便把自然溢出来的原油加以汇集。就这样,到1851年底,弗朗西斯一共采集了1095加仑原油。这些油被他供给他父亲的木材厂,用以点灯和润滑木材机器。

接下来弗朗西斯花5000美元买下了一个农场,打算扩大生产。当时主要的石油泉——油苗都在这里。1854年,弗朗西斯和合伙人乔纳森·埃弗勒斯(Jonathan Everles)及乔治·比斯尔(George Bissell)一起创办了纽约宾夕法尼亚岩石油公司(Pennsylvania Rock Oil Company),这是美国乃至世界第一家石油公司。1855年,该公司按照康涅狄格州的法律改组成为股份公司,并改名为康涅狄格宾夕法尼亚岩石油公司,资本30万美元,希巴德农场归这家公司所有,纽约宾夕法尼亚岩石油公司保留控制股份。但是公司的发展并不一帆风顺,此后几经辗转,希巴德农场落到了股东之一的杰姆士·汤森(James Townsend)手里。也正是这个人,将埃德温·德雷克带进了公司。

汤森和纽黑文的那些投资家决定另起炉灶,垄断当地的石油经营。1858年3月23日,他们成立了塞尼卡石油公司(Seneca Oil Co.)。埃德温·德雷克(Edwin Drake)成为公司的一名股东,而且是公司驻泰特斯维尔的总代理。

埃德温·德雷克只有普通中学的文凭,他年轻时曾经在纽约和维尔蒙的农场里做农工维持生存。19岁时,他决定离开家到西部碰碰运气。1849年,德雷克成为一名铁路列车员。但1857年,一场病使他离开了铁路。当时他的妻子也已经去世,他孤身一人待在一家旅馆的时候,遇见了汤森。汤森向他介绍了塞尼卡石油公司的情况,德雷克欣然同意加入公司,并把身上仅有的200元钱投资到这里。

于是德雷克就跟着汤森来到了纽黑文的塞尼卡石油公司,并被委任为驻泰特斯维尔的总代理,年薪1000美元,那时的他从来没有拿过这么高的工资。1858年5月,德雷克到达泰特斯维尔。公司故意往他住的旅馆给他发去一封信,信封上署名为“德雷克上校”。这一下,人们开始把德雷克称为“上校”。不可否认,这对于打开局面是有好处的。

首口油井诞生

德雷克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取得可能出油的那块地的所有权,这项任务他很快就完成了。他回到纽黑文,准备着手开始钻油,这无疑是一项更为艰巨的任务。他后来说:“我认定可以像钻盐井那样得到大量的石油,我还认定这件事要由我来完成。但是我同别人谈起这件事时,没有一个人同意,他们都说石油是从大煤田里渗出来的。”

德雷克没有因为别人的话而动摇。1858年春,德雷克在离泰特斯维尔两英里的地方开始行动。那里地下有一个油泉,每天可用传统方法收集3-6加仑油。在回到泰特斯维尔几个月后,他写信给汤森说:“我不再尝试手工挖矿,因为我相信钻井显然最便宜。”然后他要求对方给他汇钱,因为“这里十分缺乏资金”。

在拖延了好几次后,汤森给他汇出1000美元。德雷克打算用这笔钱雇佣钻井工。但是他要求每花1美元,就完成1英尺进度,最早找来的钻井工要么干脆不见,要么央告着走掉了。德雷克在泰特斯维尔的第一年一事无成,而寒冷的冬天又要到了,于是他全力安装驱动钻头的蒸汽机。而在纽黑文,投资者们忧心如焚地等待着。

1859年春天,德雷克找了一个名叫威廉·史密斯的铁匠,和他的两个儿子一起充当钻井工。这几个人开始搭井架,将设备装配起来。他们准备要钻井至地下几百英尺。工程进行得很慢,而纽黑文的投资人越来越为没有进展而焦躁不安。最后,公司发起人中只有汤森还对这项计划抱有信心。这项事业的钱花光后,他开始自掏腰包付账单。然而,1859年8月底,在无可奈何之下,他给德雷克寄去最后一笔钱,要求他付清账单,回纽黑文。

1859年8月27日下午,钻头在69英尺的地方落入一条缝隙,又滑进去6英寸,这时已经到了收工时间。第二天,史密斯去看那口井,发现水的表面漂浮着黑色液体,于是他用水罐捞上来一些。当他细看这些浓稠的液体时,不禁激动万分。等到德雷克到工地时,发现史密斯和他的儿子把浴桶、脸盆、酒桶里面全部装满了石油。德雷克装上一架手动泵,开始抽起石油来。就在那天,他收到了汤森的汇票和要他收摊的命令。要是一周以前拿到这笔钱,他会照着去做,可现在不会了。德雷克的坚持终于有了收获。不早不晚,他找到了石油。石油溪两岸的庄稼人重进泰特斯维尔,高声喊道:“北方佬打着石油了。”这一消息像是野火般传开,引起了一场买地打井找油的浪潮。小镇泰特斯维尔的人口一夜之间成倍增长,土地的价格直线上升。

工业体系形成

钻探的成功并不一定保证赚钱,而是意味着新的问题:对着滚滚而来的石油,德雷克和史密斯该怎么办?他们把当地所能找到的所有酒桶都搜集来,装上油,随后又造了好几个大木桶,然后用马车拖运。很快,铁路专用线修了进来。一台铁路平板车上安两个立式大木桶。1868年,即德雷克井投产后不到10年,已经出现了铁制的卧式油罐车,每罐容量100桶(约13.6吨)。

用马车把油运往火车站的成本很高,每桶几乎要花运费2.5美元~5美元,于是萨缪尔·赛克尔于1865年在这里铺设了世界上第一条输油管线,这条管线采用熟铁管,并用螺纹连接,管径2英寸,全长8千米,首站用蒸汽机带动的泵压送,日输油量达800桶(约40000吨/年),每桶油运价才1美元,于是,这里很快布满了短程输油管线,把油输送到车站。1869年,也即德雷克井投产10周年的时候,宾夕法尼亚州建成了第一条长输管线,从柯里维尔输到威廉港装船,管径6英寸,全长175千米,穿越山区,日输油能力达1万桶(约50万吨/年)。

欧洲是有希望的市场。1861年,“伊丽莎白·瓦特”号帆船运了5桶(约0.68吨)煤油到伦敦。传说,船主担心水手们不干,故意把他们灌醉,他们稀里糊涂地把煤油运到了英国。这种灯用煤油一投放市场马上很受欢迎。欧洲成为美国煤油的主要市场。1864年美国输往欧洲的石油达73.2万桶(约10万吨)。1869年,第一艘木质油轮“查尔斯”号装了59只铁制油罐,运了714吨石油跨过大西洋。1872年,第一艘蒸汽动力的油轮“瓦德兰”号投入了运营,载运能力为2748吨。到1885年,投入远洋运油的轮船已达1000艘以上。

一大批炼油厂如雨后春笋般在这一带兴起。这样,自德雷克井出油后不过10来年时间,一个从机械钻井到采油,从集输到长距离运输,直到加工成产品的石油工业体系形成并发展起来了。

所以,人们把1859年8月27日称为近代石油工业的诞生日。

至于德雷克,事情的结局远非美妙。他改当石油收购商,后来又成了华尔街一家专营石油股票的公司的合伙人。他不善于瞻前顾后,不是个好商人,在商场中实际上是个赌徒式的人物。到1866年,他身无分文,后来是身体一直不好,饱受病痛和贫穷的煎熬。最后,宾夕法尼亚州由于他的贡献授予他一小笔终生养老金。这样,在他的有生之年,虽然身体状况没有改善,经济困境却有所缓解。1901年,他的遗体迁葬于泰特斯维尔,并且建立了纪念碑。

在德雷克井的旧址建立了“德雷克井纪念馆”。世人将永远记住这位世界石油工业的开创者。□

返回新闻